从本色神学谈起 康来昌 近几十年来,“本色神学”,一直是相当起争执的题目,当年广学 会发行的刊物,近来“景风”、“晨光报”、天主教的“钟声”等杂志都发 表过正反的看法。除了文字上的讨论,还有具体的行动,这两年港 台举行的神学会议,教会出版社陆续推出国人作品,天主教教堂及 礼仪的中国化,吴经熊、罗光、曾约农等人融合儒家思想与基督教 教义的尝试,都显示这个方兴未艾的运动是为基要派、自由派、天 主教、更正教所共同重视的,所以我们埋当检讨一下它的来龙去脉 笔者愿意提供“本色化”形成原因的个人看法。 一、为求福音之广传,早期来华耶稣会教士,以及基督教的理 雅各、丁韪良诸公,由经验和认同知识的指示,很聪明的把自己及 所传的福音披上一层中国色彩,服袍留发,尊孔敬儒,对祭祖祀孔 这些中土民情多予宽容,于四书五经之类的Taboo顶礼有加,“夷狄 入华夏则华夏之”的政策的确使、皇帝,士大夫,升斗小民都产生了 “此非吾辈中人,何其声之似我也”的错觉,于是福音的推广,纵非无 往不利,此往后拒绝妥协者的工作总妥顺利多了。时至今日,“因夷 变夏”的中体西用说法更是嚣尘纸上,台北某名牧师的“以……中国道 统为底,加上耶稣基督的福音”,以及于斌枢机的祭祖壮举,都是极 有代表性的例子。 二、自由主义的撞击,鼓吹“本色神学”最力的赵紫晨、刘廷芳、 徐宝谦、吴雷川诸学者,都是受自由派洗礼的,他们的思想,不受 “圣经一点一划不可动”的基要信条所限,因此敢大胆的提出“存菁去 芜”,“采中补西”的建议,如封尚礼先生倡中庸神学,谢扶雅先生主张 重译圣经时,丢掉“旧约犹太迷信,残忍的部分,而代之以中国经 典” ,冯之战、那程霄诸先生也有类似但温和得多的倾向。 三、民族主义的刺激∶中国百年来饱受“外邦人”的欺压,产生了 强烈的民族意识,发泄的对象。自然以“有人打你左脸,连有脸也给 他打”的教会为佳。换言之,把教会不兴旺、冷淡、腐败的责任,顺水 推舟的推到“洋人把持”上,这确是很方便的借口。吴耀宗、简又文是 这个时期的健将,中华基督教会的成立是果子。近二十年来,在政 府大力推动的民族教育,文化复兴政策下,“基督教应当是中国式, 完全中国化”的说法,更如枯树逢春,欣欣向荣起来了。 穷源溯本之后,个人打算陈述一些批评。 神学本色化的危险性,我觉得远超过一般人所见,像台北那位 广受景仰爱戴的牧师,竟忘了“那已经立好的根基,就是耶稣基督, 此外没有人能立别的根基”的经文,而说出以道统(实际上他所说的 尧舜孙中山的“文化体系”,根本不是道统,至多是儒家的道统)为底 的话!如果为了求一时之便,而把福音改头换面,那么在佛教国家 教会就应“建立在释迦的道统上,加上基督的宝血”?在回教国家,神 学就该“是穆罕莫德式的”?在共产国家,福音要“完全马克斯化”了? 我们不要说,别的文化不可以与之混同,但中国的人本主义不妨水 乳交融。那么试问唐朝的景教、元朝的也里可温教、清朝的太平天 国何以声消迹匿?章力生、施达雄二位先生的答案是“向当时文化投 降”的结果,圣经一再警告沾不得酵,否则“发”得再大,也会被主吐 出来,天主教“有容乃大”,不是班班可考的事实?不错,保罗的神学 有希腊文化的成份,但除非是受了“天上的启示”,我们还是不效法为 妙,使徒同时也拒绝了诺斯底的渗入呀! 中国教会的确需要三自,但健康合乎圣经约三自与沙文主义是 不同的,这一方面,我觉得聚会所足以做为一个榜样,他们近乎偏 狭的严守地方教会立场,诗歌、讲道有很浓厚的中国色彩,然而遍 读他们的作品,我未见有一点“排夷”,“不是舶来品”这一类尖酸刻薄 的流话,相反的,他们真正能兼容并蓄的吸收古今各宗派的纯正道 理,建立一个连天主教司泽(项退结)都称道的地方教会,除了忽 视神学是一大憾外,我想聚会所是“三自”最好的具体表现了。 今日中国教会面临最大的两个挑战,我想不在于“不让外国人… …支配中国教会”,而是如何对国内外广大不信的人传福音,前者需 要建立一套纯正的神学,后者需有一颗广大的心,试失言前者。 神学教育的重要性,很多先生都说过了,可是似乎仍然听者藐 藐,我愿举两个例以为棒喝∶ 一、前年陈鼓应先生在大学杂志上写了一系列评击基督教的文 字(后出专书),不少热心的基督徒撰文反驳,可是多多数仅是引 一些经文,很少能用神学理论作武器,所以大学的读者,陈先生, 甚至我本人都无法同意基督徒打了一场“美好的胜仗”,后来还是唐佑 之(陈先生最服他)、赵天恩、陈济民诸先生合力出了“超人的苏 醒”一书,才稍挽回一点劣势。我们想,一位大学讲师,根据几本百 年前的老书,就使基督教手足无措,动摇了不少慕道及初信者的信 心,令社会人士加深“基督教经不起理智考验”的观念,这是多么糟糕 的事,天主教在这一方面就做得比我们好得多,赵雅博、项退结等 人有深厚的神学知识,因此面对心理分析,经验逻辑这些理论,他 们可以担当护教的责任,因此在校园里举行的宗教研究活动,天主 教人士就经常被邀列席,我们在这方面,是否应急起直追呢? 第二个例子也是相当不幸的,教会圈内的人士大概都知道聚会 所近来为了耶稣受造与否的问题起了大分裂,这次事件,因涉及异 端,所以比以往“兄弟阅墙”要严重的多,为什么会有这种现象产生? 为什么中国教会一直闹分裂?真耶稣教会,新约教会这些教会为什 么不断产生?原因很多,我想其中一个极重要的便是没有神学架构 大家高举圣经,却凭己意解经,对神学这些“头脑”的东西,毫不在意 一遇不合自己看法之处,便另起炉灶,我们要防止分裂,神学的教 育实在刻不容缓。 再言对海外宣道的异象,这方面海宣、中信的弟兄们已说的很 多,笔者只提出一点∶ 我们从圣经、从历史、乃至各人的经历,都可以看出心胸愈广 润的个人或国家,上帝给予的也就愈广阔,一个局限“我族”、“吾 国”的民族,上帝是无法给它大于族、国的祝福,(这不限于传福 音) ,像南美和东南亚的国家,以“菲化、马化、泰化”为能,他们 的国势也永远不及“化外”之践,我们传福音,若无一颗广大的心,孜 孜以“中国”的“道统”为念,恐怕上帝给我们的地界,永远座落在这个 小岛,因为我们心胸容不了更大的事。 以一个地里系的学主,侈谈神学,谈本色化,我想是人大胆了 文中的语气,也颇多不敬,盼当事弟兄多加宽容指正,也愿众弟兄 期待上帝行大事,企图为上帝行大事。(文责自负)

doc文档 从本色神学谈起 - 康来昌

文章 > 华人文献 > 华人文献 > 图书预览
3 页 113 下载 900 浏览 0 收藏
温馨提示:如果当前图书出现乱码或未能正常浏览,请先下载原文件进行浏览。
从本色神学谈起 - 康来昌 第 1 页 从本色神学谈起 - 康来昌 第 2 页 从本色神学谈起 - 康来昌 第 3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