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出证据来─怎么知道上帝存在 作者: 康来昌 [信仰之门/www.GODoor.net]www.GODoor.net]] 先说明标题。(1)“拿出证据来!”是五四新青年,特别是有“考据癖”的 胡适先生的口头禅。他强调作学问要“无一字一句无来历”,不能信口开河。 很多人认为,接受一个信仰,也得有充分的证据。这篇文章要讨论信耶稣与 证据的关系。(2)“上帝存在”,是指圣经所记载、正统基督徒所说的那位独 一、全能、全善的三一真神的存在。本文不讨论其他宗教神明的有无。 19 世纪的英国数学家 W.K. Clifford(1845-79)本是天主教徒,后变成 不可知论(其实就是无神论)。他说过一段被多人奉为圭臬的话:“任何人 在任何时代、地方,如果相信任何没有充分证据的东西,就是错误的。” ( “ It] is wrong always, everywhere, and for anyone, t]o believe anyt]hing upon insufficient] evidence. ” The Et]hics of Belief, 见 Brian Davis 编 Philosophy of Religion,Oxford:2000,31-35 页)20 世纪有名的无神论者,数理逻辑学家 罗素有类似的观点。人问他,如果死后发现真的有上帝,他会怎么办?罗素 答,他会责备上帝:“为什么不多提供自己存在的证据?” 要求证据应当是合理的,我们不应轻率相信。相信任何东西,如信神、 信医生、报纸、教科书、政府等,都应有恰当的证据。“愚笨人是话都信; 通达人步步谨慎。”(箴言 14:15)圣经反对迷信、妄信、轻信。基督徒信上 帝 是 有 根 据 、 是 合 理 的 ( Warrant]ed ) ( 当 代 神 学 家 把 proved [证明] 证 明 ] 、 just]ified[证明]辩明]、warrant]ed[证明]保证]作了区分,本文不深入讨论)。圣经 说,“有人问你们心中盼望的缘由,就要常作准备,以温柔敬畏的心回答各 人”(彼得前书 3:15);神“显出证据来,就如常施恩惠,从天降雨,赏赐丰 年”(使徒行传 14:17);“神借着拿撒勒人耶稣,在你们中间施行异能、奇事、 神迹,将他证明出来”(同上 2:22);“扫罗越发有能力,驳倒住大马色的犹 太 人 , 证 明 耶 稣 是 基 督 ” ( 同 上 9:22 ) , “ 证 明 神 恩 惠 的 福 音 ” ( 同 上 20:24)。 问题是:多少证据是充分的? 哪种证明是合理的?一般人在一般情形下,不大在意证据和证明。华人 较少思辩和质疑权威的习惯,更是“上面”或“群众”说了算。我们可以放过凡 夫俗子的草率,可作学问是必须严谨的,而所有学问中,数学是最严谨的。 数学家以一丝不苟著称,他们要经过确实无疑的证明,才承认某结论。 IanSt]ewart] 在 Concept]s of Modern Mat]hmat]ics(现代数学的概念)中说了个故 事: 一位天文学家、一位物理学家和一位数学家在苏格兰度假。当他们从火 车窗口向外看时,观察到一只黑色的羊。天文学家说:“啊,苏格兰的羊是 黑色的!”物理学家澄清说:“你太不严谨了,我们只能说,某些苏格兰的羊 是黑色的。”数理学家敬虔地望天吟诵起来:“在苏格兰,有一只羊,有一面 是黑色的。” 读者可以继续“严谨”下去:怎么知道那是羊?怎么知道三个人看的不是 幻觉?怎么知道黑色不是染的?怎么知道三个人看到的黑色是“相同波长的 黑色”?等等。庄周梦蝶,还是蝶梦庄周?古希腊人、笛卡儿、休谟、康德、 逻辑实证论者,都大量讨论这个问题。这不是吃饱饭没事干。古今中外历史 和个人经验告诉我们,太多眼见但不足为凭的事,太多相片是捏造的(现在 电脑合成更能以假乱真)。多马要看到摸到才信(约翰福音 20:25),可是 以撒摸到了,却仍受骗了(创世记 27:21),雅各看到“认得”了,却仍然上了 当(创世记 38:33)。五官不足信,连一般人都知道。数学不依五官经验, 只凭最严的逻辑推理运算,应当是很稳的知识。 1900 年 8 月 8 日,伟大数学家 David Hilbert] 在巴黎发表一个重要演讲。 他呼吁数学家齐心努力,完成他(及许多数理逻辑家)的雄心壮志:建立绝 对完整可信的数学体系。这个梦想刻在他的墓碑上: Wir Mussen Wissen(我们必须知道), Wir Werden Wissen(我们将会知道)。 Hilbert] 的计划有两个主要的支持者:Got]t]lob Frege 和罗素。1902 年 Frege 的巨著 Grundgeset]zeder Arit]hmet]ik 将出版,此书就是要建立数学绝对 可信可靠的权威。罗素也在作这工作,却碰到了困难。他回忆到: “最初,我认为这个困难(矛盾)容易解决。也许我在推理时犯了微不 足道的小错。然而……我每天工作 14 小时,半年来,进度是零,困难却是 越来越大,越来越真实。” 罗素原希望建立正确、不矛盾的数理体系,结果是给这体系无可置疑的 打击。他写信告诉 Frege。那时,Frege 的书正在付印中,罗素的信使 Frege 这本呕心沥血的精心杰作变得毫无价值。他在后记中写到:“当工作完成时, 基础却倒塌了。我遭遇到科学家最不幸的遭遇。” 罗素设法补救,包括和 Whit]ehead 合写 PrincipiaMat]hmat]ica(数学原 理)。可是 1931 年,一位 25 岁、名不见经传的数学家 Kurt]Godel 发表了一 篇论文,迫使数学家承认,数学永远不可能是逻辑上完美无缺的。罗素在 Port]rait]s fromMemory 记载了他的反应: “我以人们寻找宗教信仰的热诚寻找确定。我以为,在数学中最可能找 到。然而,我找到越来越多的不可靠。多年劳累的结论是,我(以及任何 人)不能使数学成长为无可怀疑的知识。” 这是叫人心灰意懒、扼腕叹息、掩面大恸的事:人找不到真理,人作不 出真理,人间没有确定的知识。希望每一个不轻率、不随便、不迷信的无神 论者多了解这一百年来学术的发展和变化。除了上面讲的数学外,还有科学 哲学、语言哲学和诠释学。历史清楚显示,拒绝传统基督教,必定走向虚无 主义。虽然大多数的科学家和极少数的哲学家想抗拒后现代的虚无主义,可 是苦无根据。起 Clifford 于地下,他将痛苦地发现(如罗素一样),自己原 来也是如此错误地、不负责地相信没有充分证据的数学。 以一个传道者而言,我认为这是必然的悲剧。启蒙时代开始的现代派声 称:我们不要启示,只要理性;我们不要上帝,我们只要人。经过四百年对 圣经、对传统基督教无情的打击后,现代派的子孙后现代派说,我们不要启 示,我们也唾弃理性;我们不要上帝,我们也目中无人(后现代环保人士往 往有浓厚的佛教思想,认为人并不比物——动物、植物、甚至无生物——更 有价值。哲学家 Pet]erSinger 断言,有时可以“应当”牺牲人而救物)。他们以 前以为圣经蒙昧无知,现在他们确知,数学这最可靠的也不可靠。 离了上帝,人也失落;拒绝启示,理性也盲然。不止是数学,人生的任 何一环,包括道德和艺术,如果不在上帝的权威,不在上帝话语的权威下建 立,终将无踏足之地。Godel 定理及后现代派的自白,都从反面证实了:拒 绝上帝的世界,虽因上帝的普遍恩典而能存在发展,但人绝对找不出万事万 物的可靠基础,他们只能矛盾地生活(既不信神又不信某种规则和理性)。 我们遗憾,在现代主义流行的时候,主流的神学家们和以前的以色列人一样, “在那地住久了,生子生孙,就雕刻偶像,败坏自己”(申命记 13:6),他们 “厌弃了救人脱离一切灾难的神”(撒母耳记上 10:19),反去拥抱现代主义 (理性主义),造成不信派的肆虐。现在现代主义不再流行,后现代主义成 为显学。于是又有神学家,“厌烦纯正道理,耳朵发痒,就随从自己的情欲, 增添好些师傅;并且掩耳不听真道,偏向荒渺的言语”(提摩太后书 4:34)。他们迫不及待地学习后现代,造成新的背道。 基督徒决不固步自封,神学更应当不断有丰富的发展,神是无限又全能 全善的,怎么可能像一潭死水不动不涌?可是发展要来自不变的神和他永恒 的启示,而不是流行的理论。现代主义及后现代主义都非一无是处。但不要 反仆为主,不要引进它们作僭主而忘了神。基要派持守真道是对的,但骄傲 (或因自己学习能力不足而产生自卑)不肯谦卑受教是错的。摩西学埃及人 学问(使徒行传 7:22),采取叶忒罗的建议(出埃及记 18:19),大卫欣然 任用非利士将领(撒母耳记下 18:2),保罗引异教诗人的话证道(使徒行传 17:28 ) 。 伟 大 的 20 世 纪 卫 道 学 者 Machen 在 他 的 《 基 督 教 与 新 神 学 》 (Christ]ianit]yand Liberalism)痛斥新派根本不是基督教,可是他也公正地说: “当我们提到‘异教’时,并无贬损之意,古希腊是异教,但它是光荣的。近代 世界的成就较之古希腊,是望尘莫及的。” 基督徒应当积极学习,包括从异教徒那里学习。可是基督徒不能忘本, 本立道生;基督徒必须抓纲,纲举目张。神是本,神是纲。忘本丢纲的世界, 哪里会有盼望?最聪明的无神论者如罗素,早就看到离弃神的结局:“有一 天太阳会冷却,生命会消失;并没有宇宙进步的定律。总的来说,宇宙是趋 向衰退,这是最科学的想法。进化论,不能推出任何乐观的哲学。” (Religion& Science.p.81)(按:Evolut]ionism 根本不应译为“进化论”,这是 现 代 派 , 包 括 达 尔 文 的 学 生 Huxley 的 崇 拜 者 如 胡 适 等 人 的 误 解 。 Evolut]ionism 应译“变化论”或“演化论”,即万物在变化,不是如乐观者所想的 “进步”)。达尔文的划时代作用,根本不是提倡世界会越来越好,越来越进 步的乐观想法,对他而言,好、坏、进、退,都不是科学,而是错误的目的 论(请看 DanielDennet]t] 的 Darwin’s Dangerous Idea 及 S.J.Gould 的《大熊猫 的拇指》)。达尔文的重点在于指出,宇宙,特别是地球,特别是生命的产 生及变化,完全不需要一个超自然的上帝,他给无神论者最坚强的哲学基础 (请看 Dawkins 的 TheBlind Wat]ch Maker)。 直到 20 世纪末,后现代派(Post]-modernist])才算对达尔文有了正确的 了解:生命既无有智慧的原因(自然代替超自然),也无有意义的目的。当 然,正解和误解的达尔文及演化论都违反圣经。法国生物学者、社会主义者、 诺贝尔奖得主 JacquesMonod 说得更坦率诚实:“细胞是机

doc文档 怎么知道上帝存在 - 康来昌

文章 > 华人文献 > 华人文献 > 图书预览
13 页 226 下载 1365 浏览 0 收藏
温馨提示:当前图书最多只能预览 5 页,若图书总页数超出了 5 页,请下载原文件以浏览全部内容。